火狐体育直播

在红色热土上播撒健康的种子

  雨季的福建古田,山雾迷蒙,草木浓绿。4月27日~28日,“我为群众办实事——‘中国好医生、中国好护士’月度人物志愿服务行”在此举行。队员们重温红色革命历史,走访当地县医院、卫生院、学校,并为镇上村民义诊。

  讲座感染了大家

  4月27日下午,“好医生”“好护士”一行首站抵达上杭县医院。在这里,专家们开展教学查房、疑难病例讨论和主题讲座。

  伴着窗外的绵绵细雨,一场人文关怀主题讲座,让去年福建护理专科队驰援武汉的场景再次浮现。“这支队伍由来自56家医院的103名护理人员组成,其中一半是90后年轻护士。孩子们初入方舱时,错把中央督导组成员误认成当地人,急着向他们学习武汉话,只为安抚方舱内的病患……”福建护理专科队队长、福建省立医院党委副书记李红的动情诉说,感染着台下每一名听众。

  “这里(方舱)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我们对患者温暖的慰藉和专业的护理。”李红的话,让福建护理专科队队员、上杭县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黄晓琴听得泪光闪闪。她至今记得,李红鼓励护士们与患者、舱内工作人员多交流,增强共克时艰的信心。在与患者的交流中,她无意间提及自己对猫的喜爱。结果,有位患者大哥出舱后,驱车赶往她的家乡古田,送了一只小猫给她。

  疫情胶着之时,不仅护患之间涌动着深厚情感,护士们也是惺惺相惜。为让夜班护士早些下班,早班护士凌晨5时出发接班。李红心疼大家,每天凌晨4时起床煲汤,把汤端到他们手上。讲座上,当一段视频重现这一幕时,李红说:“孩子们都叫我‘李妈妈’,这是我最崇高的荣誉。”

  疑惑有了答案

  “听说大专家要来,我今天好早就起床了。”4月28日上午,在古田镇敬老院楼下的凉亭里,等待义诊的老人成排而坐。

  “您看看,它朝哪个方向?”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院长周行涛指着一张随身携带的小型视力表说。

  老人摆摆手。一旁的护理员解释,老人可能不太理解。听后,周行涛用三根手指比作“E”,说:“您也像我一样,用手指比划图案。”

  老人试着伸直手指,但指向不对。经裂隙灯检查,周行涛初步判断老人患有白内障。“必要时可手术,还要关注听力损失问题,刚刚发觉老人有一点耳背。”他向护理员嘱咐道。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周福德的义诊台前,两位老人挤坐在一起。正接受问诊的一位细述着自己的病情,而另一位探着头跃跃欲试。“您别急,每位老人都能轮到。我先给这位老人看,很快就到您。”看出另一位老人的心急,周福德说。

  “您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肾结石,二是高血压……”说着,周福德在处方笺上写下诊断。老人接过时,连声道谢。

  轮到那位心急的老人了。他说,自己总感到莫名的手麻。这不是周福德的研究领域,但他根据经验告诉老人,手麻考虑是脑血管疾病引起,临床以缺血性脑血管疾病多见。“建议您挂神经科看看。”

  “要不是您来,我哪里想得到呀!”老人一段时间的疑惑有了答案。

  这一趟跑得值

  细雨淅沥,在后续行程中,“好医生”“好护士”一行先后前往福田中学和古田镇中心卫生院。

  在古田中学七年级1班,看到“新老师”走上讲台,台下的孩子们躁动起来。“同桌发烧后没来上学,为什么我还是被传染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内科教研室副主任、小儿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郭琰抛出的问题,令同学们饶有兴趣。“我就被传染过!”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喃喃自语。郭琰告诉孩子们,疾病具有潜伏期,先于咳嗽症状出现时,同桌的体内已经携带某种细菌或病毒。比如流感,在发病前一到两天,就已具备传染性。

  “疫情防控常态化后,同学们也要做好个人防护,尤其是手卫生。”郭琰话音刚落,屏幕上显示出7个字——“内外夹攻大力丸”,引得孩子们一片欢笑。随后,他向孩子们解释了七步洗手法的要诀:“内即手心,外即手背……”

  到达古田镇中心卫生院时,雨势渐大。见专家们就位,村民们收了雨具涌向院内。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普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王正昕对面是一位50来岁的大哥。他将几张超声检查报告单平铺在义诊台上,问:“我这情况,要不要开刀手术?”

  “仅凭超声可不行。”王正昕翻阅着检查报告单说,“先做肝增强CT和肝门静脉CTV,明确是癌栓还是血栓……”怕患者不理解,他一笔一画将检查名称写在报告单上。

  临走前,大哥告诉记者,他住得离这里很远,但这一趟跑得值。

(《健康报》4月30日第1版)

Back To Top